|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2

南京钻恒生物科技研究中心

化学产品制造及销售(不含危险品),海洋生物活性物质提取纯化...

网站公告
双12即将到来,公司特推出优惠套餐,满1000元立减50元,需要的赶紧电话咨询!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孔经理
  • 电话:
  • 手机:
站内搜索
 
荣誉资质
  • 暂未上传
友情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月球细菌的谜团得到澄清
新闻中心
月球细菌的谜团得到澄清
发布时间:2011-05-26        浏览次数:1616        返回列表
宇航员在月球上发现有一个缓症链球菌(Streptococcus Mitis)菌落在相机内部存活了下来。



整装待发!这是今天的美国宇航局太空取样返回计划样本分析小组,他们的防治交叉污染方面更加出色,并且检测技术也有大幅提升


宇航员们拆卸下了勘测者-3号的相机和几件其他部件运回地球进行分析。这幅照片中,阿波罗-12号宇航员彼得•康拉德在着手拆卸前仔细查看勘测者-3号上的相机设备


  这是一帧当年的16毫米胶卷中的图像。可以看到检验员们站在手术台前,请注意他们穿戴着口罩和头罩,但并未完全覆盖他们的头面部。手术外罩是短袖的,即便戴了手套也不能遮蔽手臂可能带来的污染。

  据美国太空网报道,一个一直以来流传的关于月球细菌的谜团近终于得到了澄清。
  当年美国执行阿波罗-12号月球着陆任务时,其选择的着陆点距离之前降落在月面上的勘测者-3号飞船(Surveyor 3)很近。
  1969年11月19日,阿波罗-12号宇航员彼得?康拉德(Pete Conrad)和阿兰?比恩(Alan Bean)在月面风暴洋(Oceanus Procellarum)一处平坦地点精确降落。这一地区距离勘测者-3号残骸仅有区区163米。他们很轻易就抵达了现场。勘测者-3号是美国在实施阿波罗计划之前进行的一系列月面详细勘察任务之一,于1967年4月20日在月球表面软着陆,并发回了6315张电视图像。
  宇航员们拆下了勘测者-3号的相机并在无菌状态下带回了地球。当地面的科学家们对这一样品进行分析时,他们惊讶的在相机的内部检测出了微生物成分。
  简单的说就是,他们发现有一个缓症链球菌(Streptococcus Mitis)菌落在相机内部存活了下来。
  科学家们据此推测,大约有50~100个细菌个体在经过火箭发射,太空真空,将近3年暴露于月面辐射环境,以及月面零下253摄氏度的超低温环境考验之后仍然生存了下来。另外还要考虑到在这期间它们没有任何食物,水或其他任何能量来源。
  美国宇航局的肮脏小秘密?
  时间很快就到了现在。一个勤奋的科学家小组对这一事件展开了调查。他们查阅了宇航局的历史文档,甚至调阅了阿波罗时代的16毫米胶卷,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搞清真相。
  他们调查的结果是:当年阿波罗计划中进行分析时,无菌室的除菌条件非常有问题。
  约翰?拉米尔(John Rummel)是太空研究委员会(COSPAR)行星保护分会的主席,他说:“那些宣称有微生物挺过了2.5年的月面环境暴露的说法是非常站不住脚的,即便从当时的标准来看也是这样。这一说法从未经过同行评议,但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媒体和互联网上并大肆传播。”
  勘测者-3号的相机检测小组宣称他们发现了细菌菌落,但拉米尔告诉太空网的记者说:“其实他们只是检测到了自己导致的污染。”
  拉米尔曾经担任美国宇航局行星防护方面的官员,他现在还在美国东卡罗林纳大学海岸科学和政策研究所任职。
  拉米尔和他的合作伙伴,来自美国宇航局约翰逊航天中心的朱迪斯?埃尔顿(Judith Allton)以及前宇航局月球样品接收部门官员唐?莫里森(Don Morrison)一起发表了一篇论文,名为《月面上的细菌?关于勘测者-3号及其对我们未来太空取样返回任务的启示》
  糟糕的分析环境
  他们的这一结论是在“太阳系取样返回任务对行星防护的未来”会议上进行宣读的。这一会议由美国宇航局行星科学部门以及月球和行星研究所资助,在德克萨斯州伍德兰德(Woodlands)召开。
  他们形容当年对勘测者-3号的分析时说:“如果像‘美国偶像’大赛那样来评选当年的那种检测,那帮人早就出局了。”或者更加具体的说,正如论文合著者莫里森所说的那样:“现在的情况是不能排除出现污染的情形。”
  比如,根据埃尔顿的报告,当年参与检测的分析人员竟然穿的是短袖的手术外罩,这样他们的双臂就是暴露的。另外,他们外罩的下摆高出手术台,这样一来衣服里面的各种微粒就很容易散播出去。
  其他的防护措施也没有到位。总之,认为在勘测者-3号的细菌检测过程中发生了污染情况的推测是非常有依据的。
  敲响警钟
  一方面,拉米尔也强调我们现在的检测标准和方法相比当年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然而,勘测者-3号检测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仍然值得我们重视。
  拉米尔表示:“我们必须要比当年的勘测者-3号检测小组在细菌污染控制方面更加谨慎。因为如果我们不那样做,我们就有可能污染未来取回的火星样品,那样我们就没办法检测出来可能存在的火星生命迹象。”他强调说:“我们可以,也必须在火星样品取样返回计划中表现的更好。”